用户名: 密码: 验证码:
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
校本研究
· 校本课程开发的意义 [3797]
· 校本培训课件转载 [2395]
· 大美陶瓷 钟秀昆仑(一) [2339]
· 校本课程及历史 [2171]
· 生本教育的实施策略 [1868]
· 开展生本教育的具体做法 [1767]
· 开发校本课程资源,打造师生发展平台 [1573]
· 高效课堂解读 [1395]
· 校本课程与综合活动课的区别 [1371]
· 高中校本课程开发的基本程序 [1245]
 
 当前位置:首页 - 校本研究 - 校本研究 -
关于课题研究的自我反思

    不久前,笔者主持召开了一个课题研究的阶段性成果会议。会议的参与人员众多,会议的效果整体上看还不错。为了更好地推动区域范围内课程的研究工作,吸引更多的学校参与到课题研究中来,我在单位申请了一个“特权”:允许部分子课题转为正式立项的规划课题(单位正在以某种名义开设了一些专项课题)。进行这样的课题制度设计,从现实的层面来看,可以给参与的学校提供一些便利。比如,大家在开展课题研究的过程中,可以以课题为抓手,整合本校的研究力量,从而更好地推动课题研究的进行。再比如,学校还可以借助于课题的正式立项,保护自己的知识产权,为参与各类评奖提供帮助。但是,这样的课题制度设计,看似很完美,实际上可能恰与愿违。

课题研究为了什么?这是一个最为根本的问题。很显然,课题研究的目的在于改善学生的学习或者学生的学校生活,让他们学得有效些,活得精彩些,考得满意些(崔允)。这是判断一个课题是不是有价值、是不是取得了预期效果的唯一标准。然而,在现实的运行中,很多时候,我们往往是因为出发的太远,以至于忘记了为什么出发。在各类形形色色的、数量巨大的正式规划、立项的课题研究中,究竟有多少取得了真正的效益?达到了预期的目的?在多年的耳闻目睹中,笔者常常痛心地发现,一些地方或者学校往往把立项课题作为幌子和博取功名的工具,并没有开展真正的课题研究。课题研究流于形式,满足于书面的文字加工。一面是热闹非凡的课题开题报告、屡屡“填补空白”、“有重大创新价值”的课题研究成果以及连篇累牍的报刊杂志宣传,一面却又是不变的教师工作方式、倦怠职业感觉以及学生死板的学习节奏、期望逃离学校的心态。笔者无意一笔抹杀正式规划、立项课题所发挥的积极作用,实际上的课题研究也并不是如上所说的“一抹黑”。但是,数量巨大、声势浩浩的正式规划、立项的课题整体上并没有取得应有的效果,则是不争的事实吧。

数量巨大的正式规划、立项课题没有取得应有的效果,这里面的原因很多。其中,一个不容忽视的原因则是:真正的学校变革是艰难而又复杂的。所谓有效果的课题研究,指的是让学校发生深度变革的研究活动,而要开展这样的研究,绝非易事。在过去的七八年里,笔者先后与个别中小学开展了长时间的深度合作。在合作的过程中,最大的体验则是,开展引导学校进行深度变革的课题研究,其艰难性、复杂性往往超过预期。比如,人人都喜欢用自己的习惯的方式开展工作,都会抵制变革,教师自不例外,要想让教师参与变革,作为学校的管理者和专家,你首先得唤醒教师,让他们认识到课题研究或者变革的价值。唤醒教师离不开学术报告,仅仅做报告不足以唤醒教师,因此,还必须教师一起下水,在实际的“做”中发现问题,谋求改进。有时候,即便你引领教师改进了,可是,教师还会质疑:这次成功了,下次呢?还能成功吗?在课题开展到一定深度的时候,如果没有及时的专业帮助,教师们的探索活动随时就会搁浅;在他们遇到障碍的时候,如果你不懂激励之道,教师们也可能会随时撒手不干。很多的时候,课题研究需要团队作战,而一个学校的领导如果不会打造团队,不会授权,这又会使得课题研究停滞。总之,在实际的学校环境里,要开展有深度的课题研究,困难多多,而每一个困难,都足以让课题研究无法进行下去。

可见,真正的课题研究具有内在的规定性。首先,就其本性来讲,课题研究就是做常人不能做、做不了的事情,要完成这个使命,只能由那些对课题研究有热情、有信念、有能力且能坚持不懈的人才能胜任。只有寻找到这样的人,课题研究才有希望。依靠行政命令,平均分配课题名额,并不能保证找到这样合适的人选。其次,就课题研究的组织来讲,她是一个自组织。所谓自组织,指的是由课题负责人根据课题研究的需要,按照专业要求组建的研究队伍,在这个组织中,每个人都是必不可少的,也是不可替代的。那种依靠行政命令“拉郎配”的模式,组建一支乌合之众,这样的组织是没有任何战斗力的。因为,要开展真正的课题研究,需要课题研究成员之间进行深度交流,大家可以随时随地围绕着焦点问题开展研究,并能把研究作为工作、生活的核心,不断向深处推进因此,参与课题研究的成员是平等的,大家都带着共同的期望而来,都围绕着使命而努力工作每个人在心理上都是安全,都不会有任何人际关系的焦虑,如果有焦虑的话,那也只是课题研究自身的焦虑。行政化的课题研究组织则完全不同。在行政化的课题组织里,研究什么,怎样研究,往往会受制于那位行政长官,大家心思不一,有权力的往往不出力,没有权力的只是埋头干活,而且要干那些“没有自己头脑”、“不是自己悟出”、“不是发自内心深处格外期望所敢干”的工作,在这种情况下,尽管大家也有交流,但这是什么样的交流呢?在这样的组织中,大家也有焦虑,但焦虑主要来自人际关系,而不是课题研究本身。如此这般,哪还有丁点真正的课题研究踪影?

基于上述思考,多年以来,笔者一直对那种大鸣大放的、大规模的所谓“群众性教育研究”活动持深深怀疑的态度。这样的研究活动大都自上而下展开的,并往往借助于一定的行政权力。在整个的课题研究活动中,权力、行政化无处不在。一旦自组织、深度交流、坦诚研讨被那只不干事只知道摆布人的“行政之手”搅来搅去的时候,真正的课题研究就被远离了。这就是多少年来大规模的行政化的课题研究不能修得“正果”的一个根本原因。可是,笔者在上述主持一项课题研究中,却也不自觉甚至是无意识地在利用单位的“特权”组织课题研究,这不是顽劣的行政思维在作祟吗?看看,作为所谓的专家,笔者一直要求别人转变观念,可是,要转变自己灵魂深处的观念,特别是那种已经作为无意识而存在的观念的时候,是多么困难啊!连我这样一直喋喋不休劝别人转变观念的人,一不小心又可能犯了根本性的错误!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作者:山东省教育科学研究所张斌研究员) 

发布时间:2014-12-2 14:47:00 点击次数:964 来源: 
鲁ICP备12001534号-1 版权所有:威尼斯人注册 管理登陆
您是第    位访问者